快捷搜索:

云扬不想跟国之储君正面为敌一旦正面敌对

“我云扬在天唐城也待了好多年,之前太子殿下也没找我商量事情,我一进入皇宫,就要来找我商量事情?敢问是商量什么事情?除却今日之事,还有什么事是跟我这个闲人、这个纨绔扯上关系的?!”
 
    云扬寸步不让,始终将“我进入皇宫”“我是闲人、我是纨绔”这几个词扣在嘴边上。
 
    表明了:你们找我是别有目的!
 
    记住手机版网址:m.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四处煽风,火烧何府!
 
    围观的人越听脸色越是怪异。
 
    是啊,若是抛开“我刚刚进入皇宫”此事不提,貌似眼前这位云公子为人所知的标签就只得闲人一名,又或者是纨绔一个,有什么事情是有必要跟他商量的,果然是耐人寻味、启人疑窦啊!
 
    位高权重的人找一个纨绔商量事情,那么,唯一的目的就只能有一个:这纨绔身后的力量。
 
    韩无非脸色渐渐地变了,他发现,再在这个话题上兜缠下去,恐怕最终太子殿下谋反这种话都会从云扬嘴里吐出来。
 
    “云公子何必这般砌词狡辩,此事可是悠关太子殿下的声名,莫要自误!”韩无非冷喝。
 
    “还是莫要自误吗?!有没有点新鲜的威胁了?敢问,如果我不是刚从皇宫出来,太子殿下就派你来找我,那我却要如何狡辩?”云扬冷笑:“如今你们找我,红口白牙的威胁我,逼我就范,还不准我说话,只要我开口辩驳,就变成了狡辩,是这么说的吗?是啊,只要我辩解,果然就是污了太子声名,果然是辩驳不得的,当真是太有道理了!”
 
    韩无非只气的七窍生烟,咬牙道:“真是贼咬一口,入骨三分。”
 
    云扬惊讶道:“现在我又成了贼?就算我咬你们一口,请问,你若是不找我的话,我如何让你入骨三分?”
 
    韩无非直想破口大骂:“太子殿下一番诚意……”
 
    云扬持续惊讶:“一番诚意的来威胁我?这样的诚意真是够诚的啊!”
 
    韩无非忍无可忍:“闭嘴!云扬,只要你再多说一句话,本座便将你……”
 
    “你这个本座便要将我怎么样?”云扬截口大怒:“难道你还敢杀了我?”
 
    韩无非气往上冲:“你以为我不敢吗?!”
 
    口气森然,显然是真正地动了杀机。
 
    云扬嘿嘿一笑:“你又威胁我!这次直接用生死威逼了,要是我不就范的话,看来是真要有生命危险了!”
 
    话题绕了一圈,又绕回来了威胁处。
 
    韩无非脑袋都气晕了:“我何时威胁过你?你不要胡说,这是关乎太子声名,莫要自误!”
 
    “嘘……”
 
    四周一片嘘声。
 
    很多人看着韩无非,都如同是在看着一个傻子。
 
    你刚刚那么大声要杀了人家,居然接着就一句:“我何时威胁过你?”
 
    你确定你真的在乎太子声名吗?你的搞事,分明就是在败坏太子声名!
 
    卧槽!这人真是极品!
 
    我看莫要自误的是他本人才是!
 
    韩无非亦是练达之辈,迅速反应过来,气急之下口不择言:“但我刚才没有威胁过你!”
 
    云扬做哭笑不得状:“那你说你到底想怎样?”
 
    “我……”
 
    韩无非怒道:“太子殿下让我来请你……”
 
    云扬一头黑线:“啊?你们家请人就是这么来请的吗?”
 
    四周的人都是眼神怪异:太子殿下居然派出这样的一个人来请人,真真是……
 
    这是要……请啊,还是要…得罪人啊?
 
    韩无非刹那间只感觉脑海中一片混沌。
 
    云扬怜悯的看着他:“回去吧,第一,我不会去;第二,就以你的身份,就这么来请我,你还不够格。我云扬,毕竟也是天外云侯后人,岂能让人这么呼来喝去,第三,你自始至终一直在威胁我,我不知道是你的意思还是太子的意思。如果是你的意思,那么,让太子殿下换个人来请我吧;如果是太子殿下的意思,试问我又怎么敢去。”
 
    “还有……云侯一脉,从不涉及朝堂大事。综上所述,请回吧。”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转身就走。
 
    韩无非大怒道:“云扬!”叫声响亮。
 
    但云扬头也不回,已经渐行渐远了。
 
    身遭无数人的脸上神色都是极其精彩。
 
    今天也真没想到,居然会看到这样一场口活大戏啊!
 
    嗯,应该是一方单虐另一方的大戏,堪称经典!
 
    云扬脚步轻松异常,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
 
    从头到尾,他都没想与太子作对,韩无非有一句话说得好,太子是君,余者尽皆是臣,若非必要,云扬不想跟国之储君正面为敌,一旦正面敌对,动静必大,极可能动摇国本,这非是九尊乐见,对于现在玉唐国的形势来说,更加不能这么做。
 
    然而云扬现如今的做法却是打算将局面搞得更加的扑朔迷离;既然太子这边派了韩无非过来,那么无妨就用他开刀。
 
    皇宫前面听到这场大戏的人等,基本都不是等闲货色;自己这么一闹,势必会将所有的目光都注意到太子身上去。
 
    至少在短时间之内,太子殿下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再三的考虑才是。
 
    而这,还只是一个漩涡的起点。
 
    云扬当天晚上,径自化作一阵轻风进入了三皇子的府邸。
 
    将事先准备的一份假材料,扔了进去。
 
    “太子密谋造反,证据确凿。以下是……”
 
    很快,三皇子府上下整整一夜皆是戒备森严,所有谋臣进进出出,密谋商量……
 
    然后云扬又去了四皇子府上,这次却是将一份机密材料放在了四皇子书房桌子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