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1047

就很这身披重甲的战马徐晃的战马可是没有铁甲

众人不畏惧营门烈火的炽热,在此接近营门,对面的弓箭手和投枪兵都不是吃素了,接近的李平士兵立即迎来了一拨又一波的攻击。
 
    “开!”众人齐声喝道,就看盾牌一开,几个举着铁锤的大汉飞一般的跳了出来,手中铁锤力拔千钧,全身青筋暴出,狠狠的朝着燃烧着熊熊烈火砸了下去。
 
    “砰!”一声狠击,营门剧烈的晃动,但是依旧没有倒塌下来。
 
    “啊!”但是就在几人重锤落下之时,同时一声声的痛呼也响了起来,几个人没有任何的保护,不是被长矛刺死,就是被弓箭手的箭矢个射死。
 
    “来!”活下来的几个那里还能管别的立即一声爆喝,重锤在此打在了营门之上,最用力的便是在营门的中心点的连接处。
 
    “砰!”一声沉闷的声音。
 
    “哗啦……”只看到营门摇摇欲坠,但是依旧没有倒下,可见其何其坚挺,而苦了那几个挥舞着重锤的汉子,他们已经再没有机会挥动第三下的重锤,已经全部被箭矢射死,有几个直接扑到在了营门之声,就算没有被箭矢射死,也已经被营门上的大火活活烧死。
 
    “妈的!给我推!”看着已经被烧的噼啪作响的营门,肯定是挺不了多久了,前面的一人立即吼出来。
 
    “好!上!”随即便得到了众人的符合,横推盾牌,众人已经不能在乎这营门上火焰的炽热,硬着头皮狠狠的推着盾牌用自己的身体撞了上去。
 
    “砰……砰……”
 
    本身已经被烧坏的营门加上几下重锤,眼看着就要倒下来,而这最后的一下,营门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攻击,一下子栽倒下来,距离很近的徐晃士兵几个反应慢的直接被砸在了下面。
 
    “营门到啦!营门到啦!”营门倒下的那一刻,众人立即惊呼了出来。
 
    “冲啊!”李平的士兵当然是兴奋不已,阻碍已经清楚那还等什么,立即杀奔了过去。
 
    “撤!快撤!”副将惊讶不已,这就是自己将军所说的普通士兵,哪有这么牛逼的普通士兵,赶紧带着身百年的人马撤进中军的营寨,但是这结局可想而知,前门已破,徐晃还没有赶回来,而身后几座浮桥已经铺好,李平的大军源源不断的冲进了徐晃的大营,在没有任何的人数优势下,一个副将,符合可以守住这些幽辽军精锐的攻击,不到半个时辰,中军营寨别被攻破,徐晃麾下这些杂牌军纷纷投降…………
 
    而徐晃呢?还在赶回来的路上,眼看着就要接近自己的大营,但是就已经看到了营中的火光,还有模糊的喊杀声传了过来,徐晃心中“咯噔!”一声,立即喝道:“快!赶快加快速度!速速回营!击退敌军!”说着,作势就要冲出去。
 
    “将军!”忽然一旁的卫士一下子拦住了徐晃,喝道:“救不了了!”
 
    “你说什么!”徐晃怒吼一声,差一点挥起手中的大斧砸了过去。
 
    那卫士立即喊道:“将军你快看!我军中军已经起火,营寨已破,救不了了!还是快走吧!”
 
    “妈的!”徐晃什么人,怎么可能没看到,但是他是真的不愿意输,以前输给了李林也就罢了,如今自己面对的就是一个孩童,十几岁的李平,竟然依旧输了!为什么!为什么!
 
    “将军!莫要忘记曹仁将军是怎么死!”身边的卫士立即怒吼一声。
 
    “我……”徐晃一愣,这个卫士跟随自己多年,跟自己一同是曹军出身,在河东被俘虏,有跟着自己头像了司马家,成了自己三千大斧骑兵里面的一员,但是一说起曹仁,直接让徐晃愣住了,如今的情景,仔细想想,真的很熟悉,这不正是当年曹仁在河东面临的抉择吗?曹仁选择了回援自己的大营,最后…………结果已经不用明说…………
 
    “啊!庞统!我与你势不两立!”徐晃怒骂了两句,立即一挥手,喝道:“快!撤退!”
 
    “诺!”众人大喊一声,心中万幸,幸好徐晃带着营中的一半的人马杀了出来,还算是保留了一点实力,但是…………真的有这样的幸好吗?
 
    徐晃立即向北撤军,如今李平已经杀过洛水,前方还有几座城池,便已经到了洛阳,但是那几座城池皆是大城,徐晃还有命,还有兵马,虽然已经输的有些害怕了,但是依旧还没有彻底输,所以立即后撤,已经奔波的不行的人马,只好再一次撒丫子开始跑!但是这一会不是进军,不是回援,而是后撤…………
 
    可是李平或者说是庞统,真的就会让他这么轻松的走吗?
 
    “进军!”就在距离徐晃所在的十里开外,一处密林当中,一声咆哮打扰了这林中的休息的人马,这些人马身上透亮的银光,在这阳光下直晃眼睛,对!就是人马,无论是人,还是战马,都包裹着一层厚厚的银甲,一边横七竖八的立着一杆杆奇怪形状的长柄兵器,还能是谁&ash;&ash;铁甲军!
 
 第一百六十七章 层层堵截(1)
 
    “禀告将军!徐晃败军已经向这个方向过来了!”
 
    “好!兄弟们!上马!”
 
    就在徐晃的后方,铁甲军竟然很是突兀的冒了出来,张郃接到了探子的回报,立即让所有的铁甲军上马,铁甲军一身重甲,虽然防御力雄厚,但是要是从地上到马上去,可算是费了大劲了,所以这也是铁甲军最大的弊端,那就是当铁甲军遇到突袭的时候,无法有很大的机动力反击,但是这样的弊端还没有发生在现在,李林每次运用铁甲军都是在指望着他强大的防御力和破坏力,都是很是巧妙的让铁甲军扬长而避短。
 
    一声“哗啷!”声之后,两千名铁甲军纷纷上马,“咔嚓!咔嚓!”几声机关的响动,铁甲军的骑士就这样和自己的战马连接到了一切,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兄弟们!”马上的铁甲军统领张南沉闷的声音响起,看着众人缓缓道:“猎物已经送上门来了!我们怎么办啊?”
 
    “杀杀杀!”众人立即暴吼一声。
 
    “冲啊!”
 
    “冲啊!”
 
    一声声的咆哮,两千多名铁甲军将士立即发动战马,一个个犹如坦克一般,朝不到十里外正在飞奔而来的徐晃败军。
 
    不足十里地的路程,转眼即止,两方人马立即相碰。
 
    “将军!将军!快看!快看啊!”铁甲军人未到,但是那银甲反射的光芒确实已经映照在了徐晃大军的眼睛之中。
 
    “怎么回事!”徐晃的心现在很乱很乱,自己竟然败的这么快,几乎还没有怎么对峙,竟然就败了,这李平带着大军才来了几天,已经胶着了大半年的洛水两岸,就这样失手了,徐晃已经来不及背痛,来不及羞愧,自己还要继续战斗下去,还要给李林,给司马懿,给这天下人证明自己的实力!
 
    但是正待徐晃心中大乱的时候,却听到了身边卫士的惊叫声,徐晃一惊,猛烈危机感冲了心头,抬头一看,前方银色光芒大作,徐晃跟李平的人马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交到,怎么可能不知道对面来的是什么人?
 
    “铁甲军!”徐晃惊叫一声,喝道:“他们是飞过洛水的吗!怎么可能!就算是他们在攻打大营的时候过了河!但是有怎么到了自己的前面的!”
 
    面对徐晃的惊讶,身边的将士们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但是自己的前路,也是退路就在前方,再退,往哪里退?
 
    “兄弟们!”徐晃爆喝一声,道:“杀啊!”
 
    “杀啊!”两方相对,徐晃的人马是张南的七八倍,怕什么!就算他铁甲军厉害又怎么样?
 
    “喝!”听到了对面徐晃大军的喊杀声,张南爆喝一声,手中长槊一提,双手紧握,由于跟自己的战马相连,每个铁甲军在马上稳如泰山,加上自己高超的马术,还有和自己战马的默契,根本必须要受持马缰操纵战马。
 
    “冲锋!”
 
    “冲啊!”
 
    铁甲军爆喝一声,提升了战马的速度,一个巨大的坦克群,朝着徐晃大军而去。
 
    “嘿!”大斧提仔手中,徐晃一挥手,身后自己麾下三千精锐的大斧骑兵立即排开,跟狼牙棒和长枪结合的马槊差不多,大斧虽然没有那么的多用,但是都是重量较大的武器,很多的重骑兵也会用大斧为武器。
 
    看着毫不畏惧,朝着自己冲来的徐晃人吗,马上的张南冷哼一声,道:“哼!还想跟我铁甲军硬碰硬!”
 
    “砰!”两方人马撞在了一起,犹如坦克一般的铁甲军几乎毫无悬念的撞开了徐晃的兵阵。
 
    “哈!”马槊狠狠刺了出去,随即猛然抽回,举起狠狠的砸向另一边,这便是马槊的厉害!
 
    “嘿!”最中间的徐晃和最中间的张南很是正常的碰撞在了一起,徐晃大斧一挥,张南躲也不躲,马槊已经刺了过去,要是徐晃不收回来自己大斧,也会中了自己的马槊,张南可是披着重甲,只要不是要害部位,就算是要害部位又怎样,张南相信自己的重甲,就算是中了徐晃的一斧子有何妨,自己也死不了,但是徐晃可就不一样了,必死无疑。
 
    徐晃不是傻子,赶紧撤回大斧,狠狠一摆,“当!”一声脆响,将张南刺来的马槊打偏,张南在马上何其稳重,一看马槊被打偏,赶紧收回来,但是不要忘了,冲锋之下,战马可是骑兵的另一件武器,甚至是比骑兵自己还要厉害的武器。
 
    就很这身披重甲的战马狠狠的撞了过去,徐晃的战马可是没有铁甲军战马的那个待遇,幸好徐晃反应快,赶紧一拨马头,劈开两个战马头碰头的相撞,但是张南的站么也撞在了徐晃战马的眼眶之上,那战马立即鲜血横流,估计一只眼睛是废了。
 
    “呜……”战马的痛呼让徐晃的心脏一揪,赶紧一转马头,俯下身子,从张南的身侧擦了过去。
 
    “嘿!”一声闷哼,张南马槊赶紧一摆,看出来徐晃知道自己无法硬碰硬要跑,枪头后面的那狼牙棒直逼徐晃的后背。
 
    “当!”徐晃大斧也不是吃素的,狠狠的打在了马槊之上,顺便借力,徐晃一下子跟张南摆脱了距离…………
 
    徐晃有这个本事,但是其他的士兵可就遭殃了,铁甲军人虽然少,但是每一个铁甲军的价值不下于一个血杀,光说那一声的重甲,李林那样的实力都是紧紧做出来了这么点人的装备,无法大面积使用,不然的话就凭这这铁甲军,李林在平地上就已经所向披靡了。
 
    “妈的!”徐晃心疼的看着自己受伤的坐骑,骂了一句,道:“这铁甲军好是厉害!”
 
    徐晃有这个本事,但是被人可就遭了殃,本来就已经一路奔波,现在又是逃往的徐晃大军,如今已经精疲力竭,铁甲军冲杀之下,根本毫无阻碍的杀了进去,直接到了众人的众将,犹如羊入狼群,马槊随意挥舞,一棒子下去就是血肉横飞。
 
    但是铁甲军也不是真正的无敌,徐晃训练出来的大斧骑兵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倒下的居多,但是还是有不少铁甲军中了大斧骑兵的一剂狠招,大斧直接砸在了脑袋上,头盔直接被砸憋,里面的头骨估计已经被挤压碎了,一瞬间便已经死亡,但是因为挂在了战马之上,就看到那铁甲军马槊轰然脱手,但是战马依旧飞奔而出,撞到了一大片的士兵,就算是死了,也要拉上好几个垫背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