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1047

自己本来就自以为失去了一切是司马懿又己的信

   “哈哈!”张南狂笑着,回身,擒贼先擒王,这是李林已经用屡次的实践教会麾下所有将士的,张南的头盔只能漏出来自己的一双眼睛,怒视这徐晃,喝道:“徐公明!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啊!”徐晃爆喝道:“你们是怎么过来的!飞过来的不成!”
 
    “呵呵!”张南冷笑几声,道:“想知道,等你死了,我到你坟前去说!”
 
    “狗贼!”徐晃大骂一声,喝道:“我要杀了你!”
 
    “看看谁死!”张南笑骂一声,立即策马而动,奔着徐晃杀来。
 
    “撤!”就看到徐晃忽然大吼一声,竟然没有奔着张南杀过来,而是一挥手,的当即下令撤退。
 
    “妈的!别让敌军跑了!快给我杀!给我杀!”张南有些错愕,没想到这徐晃竟然这么的干脆,这是可以跟张郃对峙了好几个月的人吗?就连庞统都夸徐晃乃是一代名将,但是他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逃跑啊!
 
    废话,如此情形之下,徐晃就算是用自己全部的大军都包围上去,也有可能可以拿下这股敌军,但是徐晃敢确定自己带回来的人马,起码一半人都要死在这里,剩下的一半,也会有三分之二没了战斗力,那样自己跟输了有什么分别,这铁甲军防御力,破坏力就算是天下的所有兵种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自己怎么跟他斗,但是他却又一个巨大的弊端,那就是激动能力,没比一个普通的步兵跑的快多少!既然打不过,那莫不如保存实力,领军撤退,徐晃这么做才是一个顾全大局的将领,而不是一个冲动的莽夫…………
 
    张南赶紧大吼着,不停的极大逃跑的敌军,但是人数毕竟太多了,步兵还好,徐晃那三千大斧骑兵何其精锐,徐晃一声令下,立即护着徐晃向北方撤退,根本不给张南追击的机会,但是张南也是不傻,立即一摆手喝道:“拦下所有的步兵,越多越好!不要管那些轻骑!”
 
    “喝!”两千多铁甲军已经用自己挥舞起的马槊给了张南回答,步兵面对这犹如坦克一般的战斗力,真就是跟一个大兵碰上了一亮猎豹坦克一般,你要是有个炸药包吧,说必定还可以跟坦克同归于尽,但是你现在跑的两腿都发软了,你还怎么跟人家打,就这样,徐晃仅仅带着自己身后的五千多的骑兵冲出了张南的包围,而剩下的步兵都已经四散逃窜,想要收拢回来,可是也要费一段功夫…………
 
 第一百六十八章 层层堵截(2)
 
    可是!以为这样就完了吗?
 
    苍茫的大路上,接近傍晚的时间,朔风已经起来,虽然不大,但是呼呼的风声也是格外的慎人,一片开阔地,也可以说是一片无人开垦的荒地,这河南尹自打黄巾之乱一来,人口已经越来越少,本来大汉天下最繁华的地方,竟然要比其他的地方萧条的多,只有那道路两旁破败的痕迹,也就是象征了他从前曾经有过的辉煌。
 
    而就在道路中央,正侧立这一队人马,不多,仅仅三千骑兵,都在低着头,看着地上,耳旁只有呼呼的朔风吹过的吼声,没有一个人说话,都在沉默的,沉默的等待着…………
 
    “轰隆……轰隆……”大地微微的颤抖,身为沙场百战之兵的他们已经体会到了四周的不同,立即抬起头,为首的白袍将军默默的说了一句,道:“来了!”
 
    这两个字就好似是命令一般,身后的三千骑兵立即紧握了一下手中的长枪,同样到动作,凝视着前方。
 
    片刻之后,前方出现了一群仓惶的人马…………
 
    “将军……将军……前面,前面貌似还有兵马!”在马上,好不容易冲出来的骑兵气喘吁吁,但是看到了前面的一片黑影还是大吼了出来。
 
    “停!”一声突兀的爆喝,为首之人一抬手,立即止住了大军,此人倒是要是身后的人马状态要好上一些,只是喜爱胯下的战马可是已经有些受不了了,受伤的眼眶血流不止,但是忠心的战马依旧听命于自己的主人,一路飞奔到了这里,终于停了下来,战马不停的打着喷嚏,强忍着痛呼的样子,让马上的自己的主人看的都直揪心…………
 
    徐晃,终于冲出来的徐晃,身后有五千的骑兵,后面还有零零散散的冲过来的步兵,但是并不多,毕竟战马的四条腿和人的两条腿是没法比了,很是痛苦的看了一眼身后,在看了看身前的人马,徐晃有些茫然,竟然还有堵截的人马,难道李平的大军都是会飞的吗?
 
    “呼…………”马上的徐晃长舒了一口气,脸上有恢复了坚定的面孔,幽幽说道:“该来的,还是回来的!”
 
    提了提手中的马缰,胯下的战马跺了几脚,缓缓向前走去,后面的大军看到徐晃上前,也是立即跟了上去。
 
    看到接近的徐晃,那寒风中的样子,依旧是一脸的不惧,根本不像是刚刚打了败仗撤军而来的,对面三千骑兵没有一丝的动作,看到敌军赶来,没有立即策马冲杀,当然也不会让开道路。
 
    “徐晃!”为首的白袍将军冷冷的说了两个字,缓缓上前两步,看着徐晃道:“我等候多时了!”
 
    徐晃不慌不忙,听了下来,看着对方那人,当看清那人的面孔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随即问道:“赵云!某不明白!你们是怎么赶到这里来的!”
 
    赵云,不!这白袍将军正是赵云。
 
    “哼!”赵云看着一脸迷惑的徐晃,冷哼一声,缓缓道:“你真是自作聪明,中了我军师之计仍然茫然不知!”
 
    徐晃立即道:“我已经明白!那庞士元乃是用百姓假装为你放大军,吸引我的注意力,以为你们要从飞鸦口趁险过洛水,攻打我方大营,其真正的用意乃是要将我调开,而强攻我方主营!我说的可对?”
 
    赵云不点头,也不摇头,冷笑道:“你说的对,但是也不对,就像,我现在为何就站在这里!”说着,赵云还指了指自己的战马脚下的土地。
 
    徐晃焦急的问道:“某不解的正是这个!为何!为何你们会这么快,就算是你在攻破我方大营之时便已经过了河,但是你们的速度也不会这么快,某也是一直快速行军,你们怎么会到了某的前面!”
 
    “哈哈哈!”赵云大笑连连,随即定睛看着徐晃,道:“徐晃,我死也死个明白,我军前几日便已经找到了最好的渡河地点!我等,就是从那里过了洛水的!”
 
    “什么!”徐晃吃惊的叫了一声,眼睛瞪的溜圆,嘴巴都不由的张开。
 
    而赵云很是调笑的看着徐晃。
 
    徐晃反应片刻,以他对头脑终于明白过来,表情缓缓的恢复正常,苦笑一声,道:“看来,你们是在我领军离开大营的那一刻,就已经飞奔到了那个地点,快速过了洛水,所以才会这么快的就到了这里!”
 
    赵云戏虐的笑道:“呵呵!看来你也不傻!”
 
    “果然是好计!”徐晃忽然恶狠狠的说道,那个样子就好像是要把对面的赵云咬碎一般。
 
    听了徐晃的话,赵云面色更冷,怒视徐晃,道:“哼!徐晃!你可还记得黄河河畔!你拦路杀我家主公!”
 
    徐晃先是惊讶一下,但是随即有恢复了正常,看着赵云,道:“呵呵!看来!你是来报仇的?”
 
    “不错!”赵云缓缓的抬起手中长枪,自己第一杆枪名为豪龙胆,已经在跟典韦在颍水河畔一场大战之下毁坏,而第二杆枪名为龙云,在黄河畔,一场疯狂的厮杀,到了最后自己还要乔装打扮回到许昌,已经遗失,而赵云如今手中的乃是他的第三杆长枪,赵云自己取名为困龙,因为赵云要用这杆枪,来祭奠自己在黄河畔死去的兄弟,还有自己差一点就命丧黄泉的主公,还有自己这一路回来的艰辛,痛苦,更加还有信念,自己多少的时候,被包围在乱军之中,就好似被困住的游龙,但是只有自己被困住的那一刻,那游龙才回发挥出自己更大的潜力,真正的龙飞九天,横扫天下,赵云就是在用这困龙在提醒自己,无论自己面临再大的困难,在大的危机,自己可定会爆发出无限的潜力,扭转一切…………
 
    困龙枪直指徐晃,喝道:“我这杆长枪,今天就要去你的命!”
 
    对面乃是以武艺震天下的赵云,但是徐晃也是不惧,自己本来就自以为失去了一切,是司马懿又让徐晃找回了自己的信念,让自己的心中有燃烧起了火焰,自己惨败在了李林的手里,自己就是要赢回来,以前,徐晃一直都自认为自己的是一个正人君子,跟随在曹操手下,多次对于曹操的轨迹而不耻,认为用兵之道,乃是以正义驾驭兵马,但是在河东,徐晃知道自己错了,自己败了,一败涂地,还成了阶下之囚,但是一个人出现了,那就是司马懿,他让那个自己明白,用兵之道,在与狠辣,在与巧计,在与算计,李林正是用自己的心计,算计了天下,打败了各路诸侯,而自己竟然还自诩着君子之道御兵,这是多么的可笑…………
 
    “呵呵!”徐晃竟然轻笑两声,缓缓道:“赵云,你家主公败在的不是我的手里,也不是刘和的手里,而是他自己的手里,你竟然要为他报仇,那你不如去把他自己给杀了吧!”
 
    “大胆!”赵云立即大骂道:“贼子,如此境地,还敢嚣张,找死!”
 
    “那就来吧!”徐晃一提手中大斧,喝道:“就让我见识见识这威震天下的赵子龙!”
 
    “死吧!”
 
    “杀!”
 
    就这样简单的言语,两方就这样飞速的站在了一起。
 
    “喝!”刚才跟赵云说了几句话,一是徐晃真的想知道为何赵云的人马和铁甲军会出现在这里,二是,徐晃已经跑的精疲力竭,需要回复自己的体力,但是…………就凭这徐晃,又怎么能够打过一心要杀了徐晃的赵云呢?
 
    徐晃怒吼一声,大斧飞起,一招力劈华山,直逼赵云天灵盖。
 
    “找死!”徐晃一招虽然沉重,但是门户大开,赵云困龙枪一抖,直奔徐晃心口。
 
    看着闪亮的枪头已经逼近,徐晃一咬牙,竟然毫不躲闪,大斧依旧朝着赵云砸了下去。
 
    “不躲!”赵云眼睛一瞪,立即收回长枪,两手一支向上,一支向下,困龙枪直接被挑了起来。
 
    “当!”困龙枪狠狠的撞在了徐晃的大斧之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