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几乎让这位厮杀一生的无敌统帅瞬时崩溃

 似乎这揉眉心的动作,已经形成了下意识的本能反应,不受大脑支配控制一般。
 
    云扬道:“原来如此,想必是陛下忧心国事太过,又兼过度劳累,两相加成,不免折损过甚,不过陛下这么揉,未必有什么效果,小侄曾经跟异人学过一些放松之术,不如,小侄斗胆给陛下按摩两下如何”
 
    说着,向秋老元帅使了个眼色。
 
    秋剑寒会意,道:“难得这小子有这番孝心,陛下不妨就让他试试,大抵是子侄辈的晚生小子尽些孝心了。”
 
    皇帝陛下的龙体,岂是等闲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触碰的
 
    更不要说是头部位置。
 
    一旦有那么一丁点的差池,那么绝对是滔天的祸事、灭门的灾难!
 
    秋剑寒于此际说出这一句话,可以说乃是冒了天大的风险。
 
    若是云扬真个有二心,那么,今日之后,不仅是云扬本人,他这个出言劝说的人,也必然要被牵连,彼时一个满门抄斩,绝无侥幸!
 
    “也好。”皇帝陛下放下自己的手,疲倦的闭上眼睛,整个人坐躺在椅子上。
 
    云扬走到他身后,伸出手指,轻轻地弹出左右两根食指扶上了皇帝陛下的两边太阳穴。
 
    生生不息神功,悄然运起。
 
    秋剑寒身子直立,微微往前俯,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云扬的手。
 
    若是云扬此际有任何异动,老元帅绝对就会毫不犹豫出手狙杀之。纵然心中百分信任,但此刻也是提心吊胆。
 
    云扬的生生不息神功仅仅在皇帝陛下的经脉之中穿行了一周,脸色便即越来越显沉重起来。
 
    老元帅看着云扬的脸色,一颗心也在逐渐的往下沉。
 
    及至云扬收回手指,皇帝陛下已经万二分安稳地酣睡了过去。
 
    这或许是这位一国之君,在这几年里面,绝无仅有的一次高质量午睡吧……
 
    “情况怎么样”老元帅紧张的问道。
 
    “果然与凌霄醉说的一样。”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陛下目前的身体状况……已经非常糟糕;主因该是长年累月服用一种或者几种奇异的毒药,非如此何可导致这样的经脉乱象。”
 
    “陛下修为进展,一身玄气,并没有半点流失,尽数深蕴于丹田之中;或者这亦是陛下对于自身全然不以为异的主因,殊不知周身经脉,虽然仍可流转玄气,实则早已经是千疮百孔、支离破碎;这种情况,就表现而言,又处于一种藕断丝连的状态之中,是以连自身都不会发现;然而一旦毒性累积到了爆发时期,又或者是突然与敌人动手,周身经脉便会因为无法负荷而寸寸断裂,身躯亦会因为自身玄气无从宣泄而即刻暴毙!”
 
    云扬声音沉重:“至于眉心的难受感觉,可是这种毒素形于外的仅有表征,然而这个表征,却也同时意味着,毒素已经开始逐渐侵蚀陛下的脑部了……”
 
    老元帅听得睚眦欲裂:“这么严重!”
 
    云扬叹了口气。
 
    毒素侵蚀脑部,纵使老元帅不通毒道,却也听得心惊胆战,须知道陛下揉眉心的举动,可是在数年之前就开始了,这么长的时间里,现在那毒素究竟已经侵蚀到何种地步了,想想就不禁为之胆寒!
 
    “还……有救吗”说这几个字的时候老元帅的声音在颤抖。
 
    “当今能做的就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云扬道:“我刚才探视陛下体内状况,实在是不容乐观,仅止是凭着凌霄醉留下的那三颗药,纵使是灵药,恐怕只能缓解一时而已,断不可能彻底根治。”
 
    老元帅目光悲凉,一时间,怔怔无言。
 
    这一刻,竟连愤怒的情绪都来不及兴起了。
 
    他只感觉到一股难言的悲哀,恐惧,还有心痛点点滋生。
 
    这么一位励精图治,雄才大略的明君帝王,为国为民操劳得不成样子的玉唐帝君,在自己的深宫之中,被人无声无息的用毒侵蚀了好几年!
 
    这件事情,简直细思极恐。
 
    “我修练的功法……与众不同……有助于祛毒恢复。”
 
    云扬咬咬牙:“但我不能时常进宫……若是老元帅能够想办法,每隔半月,将陛下送到云府,或者接到元帅府中,我可以来用玄气帮手梳理……再配合那三颗灵药,或许尚有一线希望……”
 
    云扬此言倒非是为宽老元帅之心而出,委实是在适才检查的时候,云扬意外发现自己的生生不息神功,对于那种莫名毒素,就好似克星一般;生生不息神功的力量运行到什么位置,那边的毒素就会自动闪避。
 
    而闪避不及的部分,则会被完全消除,宛如沸汤浇雪一般。
 
    然而生生不息神功纵使灵奇如斯,可皇帝陛下身上毒素已经遍布全身经脉,仅仅只得一次两次的梳理,就算云扬的神功修为再提升一阶,多半也是杯水车薪,无济大局!
 
    当前当真唯有寄希望于梳理次数多了,再配合绿绿提供的沛然生机,才有一线希望祛除。
 
    秋老元帅眼睛一亮:“有办法就好!这些事情全都包在老夫身上,你出力帮手调理就好。”
 
    云扬道:“此事云扬责无旁贷,然而却还是要注意……皇帝陛下以后的一应膳食……起居环境……当前虽然尚不能确定侵害陛下的毒素到底是源自食物,还是源自某样常用物事,但绝对不能继续任由那莫名毒物侵害陛下,否则谈何医治!”
 
    秋剑寒眼中寒芒厉闪:“此必然是乱臣贼子阴谋算计,定要除之而后快!”
 
    云扬吓了一跳:“此事万万不可这么办!”
 
    秋剑寒皱起眉虎起脸:“怎么难道还要任由贼子逞凶”
 
    云扬苦笑:“直接将凶手抓住,让他交出解药,岂不是更加一劳永逸但是,这个办法,却是万万不行的,可望而不可即。”
 
    “为何不行”老头脾气上来了,吹胡子瞪眼睛。
 
    “老元帅请想,那贼人能够在皇宫大内下毒,而且还是暗中行诡了这么多年却不曾被人发现,这代表了什么又意味了什么”
 
    云扬道:“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
 
    “第一,能够这么下毒的,必然是高手之中的高手;第二,这件事情,定然有人在背后运筹,第三,现在国家危难时期,经不起这样的动荡,皇帝陛下的身体,也绝对经不起这样的动荡……”
 
    云扬苦笑连连:“我就只问老元帅一句话,假如,我说的是假如……假如查出来这件事情幕后主使者,乃是太子殿下……老元帅会怎么做假如这件事情查出来乃是皇后娘娘所做,老元帅又准备如何”
 
    秋老元帅目瞪口呆,显然是被云扬的大胆猜测吓傻了。
 
    “老元帅可知如今太子殿下身边有多少人为其出谋划策,又有多少势力参与其中,围绕着一国储君的,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利益集团而皇后娘娘或者宫中嫔妃的话,围绕着的,又各自是多么大的利益集团”
 
    “更有甚者,若是那个下毒的高手找出来,对方却是一位实力惊人的绝世高手,无人能敌,又要怎么办凌霄醉可以轻易出入玉唐皇宫,岂非就是因为其修为高深,独步天下吗!”
 
    云扬道:“现在玉唐国内有洪涝为患,外有各国贼寇觊觎,正是内忧外患之秋,玉唐帝国却又何能经得起这样大规模的叛乱皇帝陛下目前的身体状况,几乎便已经去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更有毒物遍布全身,一旦剧烈动气,随时可能造成终生憾事……老元帅,现在如何是处理这件事情的最佳时机!”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好孩子!【求月票!】
 
    秋老元帅默然半晌,突然仰天长叹。
 
    当前那种看似有力难使,实则有心无力、无能为力的挫败感觉,几乎让这位厮杀一生的无敌统帅瞬时崩溃!
 
    现在,的确是不能做的!
 
    若是当真将这件事直接掀出来,恐怕玉唐帝国即时就会四分五裂!
 
    云扬说得纵使隐晦,但老于世故的老元帅又岂能听不出来个中玄虚?
 
    能够在皇宫这种地方毒害皇帝好几年还没有人发现,这代表着什么?意味着什么?
 
    果然是细思极恐,不寒而栗!
 
    老元帅沉默地坐在一边,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端的恨天无眼,恨地无环。
 
    良久良久之后,皇帝陛下悠悠醒来,睁开眼睛第一时间的本能反应就是抬起手想要去揉自己的眉心,但,随即就猛地停下,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突然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云扬,流露出惊喜至极的感觉:“云扬,你这按摩手法当真了得,朕没有那么难受了……而且,刚才睡得好舒服,感觉,脑筋都是一下子清醒了许多,这大抵是朕最近一段时日以来,睡得最为酣畅的一觉。”
 
    云扬笑了笑,道:“若是陛下喜欢,小侄可以随时为陛下调理身体,义不容辞。”
 
    “哈哈……”皇帝陛下爽朗的笑起来,点头道:“只怕是真的少不了麻烦你了。”
 
    老元帅在一边面沉如水,道:“云扬,现在这边没有你的事情了,老夫着人送你出宫,老夫尚有要事要和陛下商量。”
 
    云扬知道,接下来老元帅要与皇帝陛下谈的事情乃是动摇国本的大事,自己坐在这里,显然是不适合的,而且,这其中也包含了老元帅保全自己的一份心意,当下顺势站起身来:“那小侄就告辞了,拜别陛下。”
 
    皇帝陛下欣赏的眼神看着云扬,道:“也好,以后没有事情,就常到宫里来坐坐,朕有时候,也寂寞得紧。”
 
    “是。”云扬答应一声,退到门口的时候,终于还是忍不住心头的激荡,问道:“敢问陛下,陛下身后的这个画像,可是陛下年轻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