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1047

竟然完全没听出来老元帅问话的个中深意

明黄色袍服、犹有金龙探爪,这分明是太子服色!
 
    画中之人是当今太子!?
 
    但画像上的人,却又分明不是太子,太子自己是见过的,云扬可以断言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但也不知道怎地,明明就没有见过这个人的云扬,却莫名的感觉到,这个人与自己,意外的熟悉!似乎,有一种融入血脉一般的亲切感觉!
 
    尤其是那双眼睛。
 
    似乎看进了自己心里。
 
    云扬看着看着,只感觉自己心跳越来越是加速,眼前,不自觉的泛起几许朦胧,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油然升起。
 
    脑海中,蓦然一道闪电劈闪而过。
 
    云扬突然想起来,那一日,自己重伤垂死之际……
 
    却在昏迷中,似乎在一条路上,看到了几个哥哥。
 
    其中为首的,正是老大土尊。
 
    当时他没有戴面具。
 
    他就那么看着自己,满眼尽是怜爱和悲悯,以及,对兄弟的宠溺信任,然后,就是一脚踢在自己身上,骂道:“滚回去!以后永远也不要来!”
 
    他的脸庞,他的神韵,他的目光,表情,竟与这张画上所绘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老大?……”云扬心中一阵翻腾,两个字,从心中冒了出来。
 
    只感觉瞬间心痛如绞,突然间喉头一甜,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老元帅与皇帝陛下正在皱着眉头谈事情,蓦然听见身边哇的一声乍响,循声看去,却是云扬的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两人见状自然是齐齐大吃一惊,定睛细一看之下,只见云扬一张脸恍如金纸,身子摇摇欲坠。
 
    老元帅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扶住,皇帝陛下也是吃了一惊,道:“这孩子这是怎么了?”
 
    秋剑寒叹了口气:“这小家伙,前些日子不知道怎么地,练功走火入魔;差点儿就过去了,接连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不省人事,这是刚能动了没几天,想必还没好利索,又牵动了之前的旧疾?!”
 
    皇帝陛下关切道:“没事吧?”
 
    “我没事。”云扬换过一口气,苦笑了一下,运功恢复片刻,道:“陛下不必担心,刚才只不过是偶然引动了经脉失调,触动了宿疾积蓄于体内的淤血,一时间没有忍住,污了陛下书房,还请陛下恕罪。”
 
    “哎,有伤在身,何罪之有。”皇帝陛下不以为意的摆摆手:“不过你这孩子也真是的,这么重的伤不好好在家里休养,还到处跑干什么?等下我传御医给你仔细瞧瞧,可别落下病根!”
 
    云扬咧嘴笑了笑:“性子就是坐不住,呵呵……”
 
    翻腾的气血此际已经压了下去,不好看的脸色也渐渐恢复了血色;唯有心底的惊涛骇浪,却始终没有平复。
 
    那是老大的画像!
 
    那是土尊的画像!
 
    但是……土尊的画像,又怎么会挂在这里?更有甚者,大哥怎么会穿着太子的袍服?!
 
    云扬只感觉脑海中好似宇宙爆炸一般,心中隐隐的猜到了几分,却是说什么也感觉不对。
 
    看着皇帝陛下与画像上八成相似的面容……
 
    云扬心中一片激流涌动,再难以平息。
 
    老元帅奇怪地看了一眼云扬,看到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咳嗽一声。
 
    今天进宫,本来就是因为这家伙提供的情报,正指望他自己开口说话打破谜团呢,结果进到皇宫关键时刻居然哑巴了……
 
    老子废了这么大的劲带你进皇宫,这裤子都脱了,你就让老子看这个?!
 
    云扬咳嗽一声,勉强收回思绪,看了一眼秋剑寒,眼神示意。
 
    秋剑寒只感觉自己的肚子在他这一眼看过来之后险险没气爆炸了。
 
    敢情这混蛋之前的话一句竟是什么都没听见!?
 
    老夫在这里扯皮半天,就只是浪费了几口唾沫!
 
    此际若不是在御书房,秋老元帅感觉自己绝对会把这小子直接按住,扒下裤子,狠狠地打一顿屁股!打不烂屁股,那都是断断无法出气的。
 
    ……
 
    记住手机版网址:m.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毒!【第六更!】
 
    。
 
    秋剑寒心中生气,却只能配合云扬,心中不舒服,脸色也不由自主的难看了起来。
 
    黑着脸说道:“陛下所说的话,老臣怎地有些听不大明白呢,陛下正值盛年,纵使操劳国事过甚,或许会一时精力不济、精神困乏,却又怎么会生出力不从心的感觉呢”
 
    皇帝陛下再次揉着眉心,沉重道:“朕近来总是感觉心神不宁,夜不能寐……”
 
    云扬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皇帝陛下的眉心猛看。
 
    皇帝陛下为什么这么喜欢揉眉心呢
 
    他焉能不知道,这是老元帅在提醒自己
 
    但皇帝陛下最近显然无论什么事情,都不怎么走心了,以至于以往的英明神武,聪明机变的他,竟然完全没听出来老元帅问话的个中深意。
 
    甚至都没注意秋剑寒刚才说话的口气,更别说秋剑寒说话时候脸色的不佳。
 
    这,根本就不正常!
 
    云扬咳嗽一声,道:“陛下一直在用手揉着眉心,可是感觉脑仁儿里边有闹腾那样子的疼痛吗”
 
    秋剑寒霍然回头,目光注视于皇帝陛下眉心位置。
 
    身为臣子者,最忌讳平视、直视主君,更别说还是将目光聚焦于主君要害所在,纵使最亲近的臣子的也不例外,然而老元帅此际却哪里还顾得上这层忌惮。
 
    他之前虽然也有感觉到皇帝陛下揉眉心的次数不免多了一些,却也没有认为有啥不妥,毕竟,不知道从几年前开始,皇帝陛下就有了这个习惯。
 
    早已忘了究竟是何时养成的。
 
    “恩,朕的确是感觉眉心里面胀胀的,很不舒服,终日里浑浑噩噩,只想着大睡一场,但真正上床安寝的时候,反而睡不着了,总觉有国事缠身,还是不睡了吧……”
 
    皇帝陛下有些苦恼,继续揉着眉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